blog

良好的政策不会自我推销,工党也没有接受挑战......

<p>当安德鲁威尔基说政府需要更好地销售产品时,他是正确的</p><p>在当今消费者驱动的世界中,制定良好的政策是不够的</p><p>政府还需要清楚地传达其政策的好处及其为选民提供的价值</p><p>销售政策与销售产品相同;您需要让消费者相信您的优惠对您的竞争对手具有更高的价值</p><p>目前,吉拉德政府正在努力使选民相信其“政策”的价值</p><p>劳动品牌在市场上不受欢迎,需要一个奇迹才能扭转局面</p><p>在许多方面,政府是自己最大的敌人</p><p>由于无法出售福利,因此失去了良好的政策要点</p><p>以采矿业的超级利润税为例</p><p>无论政策的基本原则如何,出售任何带有“超级”和“税收”的东西总是一个困难的主张</p><p>想想这种税可能被定位为“采矿调整税”或“基础设施建设税”</p><p>有一个原因,约翰霍华德将商品及服务税标记为“更公平的税”而不是“从小企业收回资金” “税收</p><p>工党需要明白,良好的政策不能自我销售</p><p>需要向选民传达利益,并使关切得到休息</p><p>就像销售产品一样,所有能够为竞争对手提供卓越价值的方面都需要预先安排好</p><p>最好的销售人员是市场的领导者</p><p>劳工需要停止像少数派政府那样行事,并重申其作为市场领导者的地位,无论他们在政府中拥有多少席位</p><p>重要的是,无论竞争对手的活动如何,市场领导者都会确定市场基调</p><p>出于这个原因,像苹果和谷歌这样的公司能够将他们的行业推向新的方向</p><p>政府需要把重点放在反对派上并制定议程</p><p>虽然碳税可能确实低于霍华德时代的建议,但这并不能说服选民接受它</p><p>它再次回归到了解您的产品以及它如何为您的消费者提供价值</p><p>无论反对意见的回应如何,您的产品价值都不应改变</p><p>仅仅因为雅培称您的碳排放政策是“巨大的税收”并不意味着它为环境提供的价值更低</p><p>只要品牌保持强劲,公司就可以在糟糕的产品选择中存活下来</p><p>随着民意调查的下降以及对朱莉娅吉拉德的低支持率,政府的品牌显然已经岌岌可危</p><p>在许多方面,工党的困境与澳航的困境相比</p><p>这是一个强大的澳大利亚品牌,通过一系列处理不当的失误而失去了信誉</p><p>陆克文的撤职,碳税的背后翻转以及与绿党的联盟都破坏了工党的形象</p><p>像Qantas一样,每个工党的失误现在都经过严格的分析,并被用来确认党的无能</p><p>工党和Qantas品牌都太强大,不能完全从市场上消失</p><p>然而,两者都极大地失去了市场吸引力,消费者正在比以前更详细地向竞争对手展望</p><p>劳动品牌是否达到了不归路</p><p>对于这个政府来说,可能的答案是肯定的</p><p>当一般预算良好导致民意调查结果下降时,它表明消费者已经关闭了您的信息</p><p>工党品牌可以追回它的方式,但它可能需要比在下一次选举之前的两年更长的时间</p><p>我同意Andrew Wilkie的观点,即政府需要更好地销售产品</p><p>对于围绕劳工品牌的所有消极情绪,2007年有一系列核心价值观与澳大利亚人民产生共鸣</p><p>政府需要提醒选民他们当时的兴奋,并回归基础:定义他们的品牌,宣传自己是领导者并“向前迈进</p><p>”良好的政策不会自我推销</p><p>每个产品都需要传达价值和利益</p><p>这从政策命名到围绕该问题的每个媒体发布开始</p><p>工党需要停止像少数派政府那样行事,

查看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