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为秘鲁选举代言

<p>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Mario Vargas Llosa)将秘鲁的总统候选人与癌症和艾滋病进行了比较,但在选择其中一位时,诺贝尔奖获得者引发了愤怒的强烈反对</p><p>评论家和博客作者批评巴尔加斯·略萨(Vargas Llosa)支持民粹主义前军官奥兰塔·胡马拉(Ollanta Humala)为六月大选中较小的罪恶</p><p>这位小说家表示,他会选择胡马拉“不幸和恐惧”,因为另一位不光彩的前总统藤森的女儿藤森惠子对民主提出了更为严重的威胁</p><p> Vargas Llosa的批评者,通常是秘鲁和整个拉丁美洲的受人尊敬的人物,他预测,如果胡马拉成为总统并模仿他的一次性导师,委内瑞拉的乌戈·查韦斯,他会选择自己的选择</p><p>天真,不负责任和紊乱是对作者下雨的更加仁慈的墓志铭之一</p><p>领导评论员海梅·贝利(Jaime Bayly)指责巴尔加斯·略萨(Vargas Llosa)虚伪和健忘,理由是他将一部小说“潘托亚上尉”和特别服务的电影版权卖给了阿尔贝托·藤森(Alberto Fujimori)的裙带</p><p>贝利说,75岁的巴尔加斯·略萨已经达到了“他应该幸福而且没有恐惧”的年龄,因此,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应该放弃投票</p><p>这一争议突显了秘鲁的两极分化,因为中间派候选人在选举的第一轮中相互取消,允许两个极右争议的人物进入第二轮</p><p> 48岁的胡马拉于2000年率领军事起义并在2006年大选中作为社会主义煽动者未能成功,他主要向穷人和边缘化群体提出上诉</p><p>反对者担心他将巩固自己的权力并破坏经济</p><p> 36岁的参议员藤森在20世纪90年代因父亲的专制和腐败统治而受到污染</p><p>支持者表示,她将模仿她被监禁的父亲的经济能力,而不会破坏民主</p><p>两位候选人都试图将自己重塑为投资者友好的温和派,他们将保护商品主导的繁荣,同时更平等地分享资源</p><p>最新民意调查显示,胡马拉为40.6%,藤森为36.8%,这表明她正在缩小差距</p><p>正如巴尔加斯·略萨(Vargas Llosa)所说的那样,三位被击败的中间派候选人拒绝支持“艾滋病或癌症”,但作者本人表示他会投票支持胡马拉,因为这种替代方案有可能将时钟转回残酷的独裁政权</p><p>他希望这位前中校能像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一样,从左派到中心,

查看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