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澳洲航空和其他大型澳大利亚企业无论是否减税都在投资

<p>研究表明,减税导致企业投资增加</p><p>但对澳大利亚公司财务报表的分析以及美国公司自特朗普税改以来所做的事情表明,这种增加的投资可能相当小</p><p>备受瞩目的澳大利亚首席执行官一直在争取公司减税,声称这将导致更多的企业投资,就业甚至工资上涨</p><p>但较低的税率不太可能成为投资的关键驱动因素</p><p>特别是像Qantas这样的公司已经宣布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p><p>阅读更多:为什么澳大利亚不需要与特朗普减税相匹配减税推动投资背后的想法是他们创造了更多的“自由现金流”</p><p>这是企业从日常运营中产生的现金数量减去它在资本支出上花费的金额(例如财产,设备和维护)</p><p>研究表明,更多的自由现金流平均会导致投资增加</p><p>但额外的现金也用于偿还债务,支付股息和增加营运资金(用于日常开支的现金)</p><p>澳洲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一直是企业减税最直言不讳的人之一,声称它可能会带来新航线和购买新飞机</p><p>这似乎是合理的,但5%的减税政策不太可能导致澳航的盈利能力或现金流量大幅增加</p><p>至少在短期内</p><p>澳洲航空目前因2014年之前的几年亏损而亏损9.51亿澳元</p><p>这些可用于抵消任何未来的应税收入</p><p>澳洲航空在2014年之后的利润超过2014年之前记录的税收损失之前不会纳税</p><p>只有在这些税收损失用完后,较低的税率才会导致现金流量增加</p><p>但即使Qantas没有减税,减税的影响也会微不足道</p><p>分析师预测2018财年澳洲航空的盈利增长率为1.2%</p><p>如果利润增长1.2%,澳洲航空的有效税率将减少5%,这将意味着2018年的税后利润将增加6,000万澳元</p><p>澳航的额外6000万澳元相比之下,相比之下,澳大利亚的价值将达到30亿澳元</p><p>已经宣布2018年和2019年的资本投资</p><p>这项投资是按计划进行的,无论是否减税</p><p> Qantas在2017年产生了超过27亿澳元的现金,因此30亿澳元的资本投资在没有减税的情况下已经合理</p><p>对Wesfarmers 2017年业绩的类似分析显示,2017年税前利润为41亿澳元</p><p>税率降低5%将相当于2017年仅约2.06亿澳元的储蓄,而资本投资则为16亿澳元</p><p>对于像MYOB这样规模较小的公司,2016年的税前利润为7370万澳元,其影响甚至更小</p><p> 5%的税收减免将导致税后利润增加不到400万澳元</p><p>阅读更多:商业投资薄弱,但没有资金的公司减税无法解决问题因此,减税可能导致投资增加,就业机会增加或工资增加,这似乎是合理的</p><p>税率的变化会影响投资决策和短期运营决策</p><p>但除了个别公司的情况外,还有其他因素可以说明减税对公司投资的影响</p><p>这包括行业的竞争力,以及资本或劳动密集型</p><p>当公司税改变时,公司也会尽可能地转移他们的支出和利润,以便在税收较低的时期获得最大的利润</p><p>一种方法是支付奖金</p><p>在美国,我们已经看到超过150家上市公司在最近的税制改革后宣布奖金</p><p>这些奖金不是永久性的加薪</p><p>他们在今年获得报酬,在税率变化之前降低了公司目前的应税收入</p><p>虽然研究支持增加企业投资和就业的主张,甚至美国最近的经验,

查看所有